MusicVoice:amazarashi用对「言语压迫」的反抗描绘的新世界观

MusicVoice带你走进amazarashi的宏伟世界观!

16日,amazarashi于东京·武道馆举办了个人演唱会『朗读演奏空间“新言语秩序”』。此次演出是amazarashi初次于武道馆举办的个人演唱会。Live主题「新言语秩序」讲述的是在假想现实世界中的语言的反乌托邦,以及与其对抗的反抗者们的故事。作为观众互动型策划,Live采用了新的尝试,例如事先准备了面向Live的智能手机应用。以下是当日报道。(采访=桂 伸也)

向限制语言的「新言语秩序」的反抗开始了

amazarashi「朗読演奏実験空間“新言語秩序”」

关于本次故事想法的开端,秋田说道「反乌托邦故事的话,经常会描写的是被有权有势的大企业支配的监视社会,但这次想质问的,其实是一般市民的透明社交产生的监视社会。而且这次以表现现在SNS交流中常见的“语言狩猎”,以及对他人行为表现的不宽容为主题。这次策划就是在最近感受到的万马齐喑的局面为基础立项的。」

另一方面,为了本日演出而开发「新言语秩序」解除工具应用程序于演出前发布,以本次主题为主题登载的新故事在应用内以被检阅的状态公开,用户可以通过解除检阅享受作为「新言语秩序」根源的完整故事,且由该故事描述的「语言僵尸」得手的「新言语秩序」一方的绝密文件在演出的间隙得以披露。

在上次amazarashi举行的巡回演唱会『地方城市的死亡警告』结束时,秋田感到「建立amazarashi时定下的音乐和自我表达的目标姑且算是达成了」,而这次的Live就延续了着最初的目标和心情。对于这个舞台,秋田说道,「这次的武道馆公演,是倾注了我们全部表现的纪念碑,是对今后的amazarashi的试金石」,暗示着这对于今后的amazarashi的发展来说是个巨大的转折点。”

本次Live作为观众能够亲身加入的项目,事前为参加Live的观众们提供了专门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借此为本次Live加入了新的尝试。秋田本人还说「令人受伤的恶言恶语,让人高兴得不得了的语言,我们就是那些『语言』堆积起来的化身。请大家一定要参加这个抵抗活动, 一起去看清这些语言的未来」,就是这样的思想充溢着整个舞台。面对这样宏伟而又尖锐的世界观,观众们全都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

这天的舞台设定在日本武道馆的中心部位,四方形的舞台四周蒙上了透明的LED屏幕。透过纱幕可以若隐若现看到后台工作人员早就摆好的鼓组之类的乐器。另一方面,这块纱幕上,一直反复放映本次演出的关键言语的说明。「新语言秩序」「再教育」「脱离模板」以及「语言僵尸」,管制着语言的「新语言秩序」、一直反抗着这个管制的则是「语言僵尸」。今夜,以秋田为中心而聚集在这里的所有观众们进行了反抗「新语言秩序」不合理镇压的活动。

节目开始前三分钟,前面的说明在会场上流动着。这一天的主旨就是反抗政府的镇压,在进行这段说明的时候,与本场演出联动的手机应用开始了测试。「解除实验开始。」于是乎,把观众席填得密密麻麻的一个个观众的智能手机,一起发出了光亮。这个具有各种功能,以及能够传递信息的程序,使得演出更具效果,观众不禁为之欢呼。紧接着下一瞬间,日本武道馆馆内便被一片黑暗笼罩着,向「新言语秩序」的反抗开始了。
  中央舞台的墙面上,如洪水般的话语被展现出来,却由于“检阅”而被全面涂抹上了。仿佛是在跟不合理反抗一般,秋田的话语在声音中流动,有时会像干扰电波一样被消除而无法传达给观众。与此同时,Amazarashi的各位终于出现在舞台之上,这一天的节目随着「ワードプロセッサー」(文字处理机)的开始而开始。那份歌词迎合着秋田的歌,以各种字体放映在墙面之上,但关键是话语被马上因“检阅”而在转眼间消失了。
即使那样,秋田也如吼叫一般,每过一段时间,更加充满热度,倾泻出更进一步的话语。甚至能让人感受到他仿佛在说“被消除的话就喊出更多的话语”。秋田继续猛攻。那正是对「新言語秩序」的强烈反抗的表现。一曲终了,秋田大喊着「日本武道館! 『新言語秩序』! 青森から来ました、amazarashiです!」(我们是从青森过来的amazarashi!在日本武道馆的『新言語秩序』正式开始!)紧接着,热烈的欢呼与掌声环绕在会场。

 

与「新言语秩序」相抗衡、amazarashi歌曲中所蕴含的世界观

amazarashi「朗読演奏実験空間“新言語秩序”」

「リビングデッド」(行尸走肉)一曲中的和声令人不禁毛骨悚然。伴随着旋律,舞台四周的屏幕上充斥着各种SNS上的评论。其中一部分评论与秋田的歌曲相重合并且浮现在屏幕上。然而,由于“检阅”的缘故,下一秒文字就被乱笔涂盖,话语也被抹消。在至「フィロソフィー」(哲学)为止的疾走狂飙般的节奏中,相继倾吐而出的话语正成了“检阅”的饵食,时而被贴上留言笺,亦或是被刻意模糊,更或是被抹消,作为对「言语僵尸」的杀鸡儆猴而清晰地展现在观众眼前。如此这般被抹消的话语究竟在诉说什么呢…
       这一切在节奏逐渐放缓的「ナモナキヒト」(无名之人)中得以揭晓。「万事不顺」「遍体鳞伤」「恶意满满地」「烦恼」「错误的答案」「叹息」「疲惫不堪」「不甘心」「悲伤」…的确,这些总归是消极的话语。然而,所有这些必要的“话语”,对于写作与表达思想都是不可或缺的。这一点主要在「ナモナキヒト」(无名之人)中所描绘的世界观极大地带动并深化了听者的情感中得以体现。       
       另外,在演出的MC环节中,秋田坐在聚光灯汇聚的舞台中央的椅子上,朗读了这段故事。故事以「新言语秩序」战线的成员実多(みた)的视角进行叙述。其将以作为「新言语秩序」发端的一系列负面事件为线索,围绕作为「语言僵尸」们的领导者的「希明(きあ)」与「新言语秩序」对立的故事而展开。尽管故事内容为虚构,随着逐层递进而令人战栗不已的故事发展中,众人都如字面表述的一样,失去了“话语”。作为朗读者的秋田的立场自然是中立的,「新言语秩序」派以及「语言僵尸」们发展而来的轨迹,毛骨悚然并引人入胜地凿击着听者的内心。

秋田编织的话语,时而温和,又时而强烈。随着语言不断倾泻,“检阅”的力量就将其扼杀。但是,amazarashi的语言却没有止步于此。“检阅”竭尽全力,聚精会神地听着amazarashi的歌声,以比平时听音乐更加集中的注意力,一字一句地倾听着。那是埋于柔和音响的痛苦真相,是附着激烈节拍的悲伤回忆。有时检阅无法消除语言,本该被涂满的话语却不断地涌现出来。像是呼应着秋田歌中所蕴含的力量那样,观众的手机散发出闪耀的光芒,舞台的表现力变得更为强烈。

接着,在舞台的各处都出现了这样一句引人注目的话语,「夺回语言」。秋田编织着话语,“检阅”随之而来,amazarashi的演奏,以及秋田所倾吐的歌声像是逐渐渗透进了体内一般,“检阅”的追随不知在何时,已经化为了可有可无的事情。每一首的曲子所传达的意向,都超越了“新语言秩序”的不合理性。故事的结局绝对不会是个好结局,但在以“独白”终结的结尾中,曾站在“新语言秩序”一方的实多所压抑着的话语却与“语言僵尸”的思绪相链接了。这首曲子的歌词,CD和小册子都是以“检阅完毕”的形式做成的,歌词的大部分都是被隐藏起来的字句,但秋田好像要将它一口气吐出来一样,不停地呼喊着这些话语。

并且最后一刻他也在无数遍重复着「夺回语言」这句话。回过神来舞台上早已无人,只有那句话语还残留在观众的心中。最后观众对于他们的“抵抗活动”,都报以其最热烈的掌声。他们在这一天表现出来的行动,不仅提出了关于话语和音乐,还有未来的疑问。与此同时还让人感受到了无限的希望。


原文链接:MusicVoice

翻译人员:赃度因(B站)午夜三点的二长调(微博)乔邦尼(推特)Wataru(微博)Yitoko(微博)

校对人员:大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