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RA:amazarashi所提问,艺术与现实的理想状态。由SIX本山敬一来传达

amazarashi于去年11月16日举行了生涯首次的日本武道馆ONE MAN公演『朗读演奏实验空间“新言语秩序”』。在这次的演唱会中,以amazarashi的秋田ひろむ所执笔的小说『新言语秩序』的剧情为中心,与智能手机APP、音乐广播、CD、快闪商店等进行联动,举行了大规模的交叉媒体展开 ( 报道:amazarashi使用应用和武道馆的崭新的表现的全貌)。

 

这并不是一场「仅有一晚」的演唱会,从APP被解禁的10月末开始,它跨越了大概1个月的时间,作为演唱会体验被听众们所享受,这是一场名为「新言语秩序」的企划。将首次武道馆公演命名为「实验空间」的amazarashi,为何能毅然实行如此大规模的LIVE企划呢?

本次我们CINRA.NET,得到了与至今为止亲自制作了许多amazarashi的MV和LIVE演出,也在『新言语秩序』中担任创意导演的SIX的本山敬一谈话的机会。如何才能将秋田ひろむ的思考和想法最大化呢?——我们从持续面对这样课题的他的话语中,逼近了全新LIVE体验的诞生过程,以及名为amazarashi的乐队秘密的一角。


说到底,「amazarashi不是不需要MV什么的吗?」我就是这么想的。


—迄今为止,SIX曾参与过很多amazarashi的音乐影像(以下简称MV)和LIVE演出,可究竟,本山先生是如何把握自己头衔的呢?
本山:虽然经常被人误会,但我既不是影视作家,也不是像YKBX那样的艺术家。创意总监,是解决问题的专家。我主要是做广告,可同时我也制作了从「口袋妖怪GO」之类的GameTrailer到去年『红白歌合战』的大型开场映像。
不论体裁,在不同的项目中,找出课题并解决。对于amazarashi,我也以这样的方式参与其中。那是从作为『夕阳信仰日落』(2014年10月发行,2nd完整专辑)的宣传,制作“挖洞”的MV的时候开始的呢。



 

1977年倉敷生まれ。クリエイティブディレクター。博報堂を経て2013年SIXを設立。「A Fusion of Technology with Humanity」をテーマに、メディアを問わず人の心に残る体験を作る。主な仕事に、2018年『紅白歌合戦』グランドオープニング、BEAMS 40th 今夜はブギー・バック、Pokémon GOグローバルトレーラ―、Google Chrome 初音ミクなど。カンヌ、ACCをはじめとした国内外のアワードで受賞多数。
1977年倉敷生まれ。クリエイティブディレクター。博報堂を経て2013年SIXを設立。「A Fusion of Technology with Humanity」をテーマに、メディアを問わず人の心に残る体験を作る。主な仕事に、2018年『紅白歌合戦』グランドオープニング、BEAMS 40th 今夜はブギー・バック、Pokémon GOグローバルトレーラ―、Google Chrome 初音ミクなど。カンヌ、ACCをはじめとした国内外のアワードで受賞多数。[/caption]

—对于amazarashi来说,什么样「课题」会被意识到呢。
本山:最初被委托做MV的时候,「除了YKBX制作的MV以外,amazarashi不需要MV什么的了吧?」我是这么想的。话说回来,我觉得现在也不需要本质上的意义。

—为什么呢?
本山:秋田先生(ひろむ。amazarashi的主唱 ) 本人也说「希望看到歌词卡片与曲目面对面」,我觉得amazarashi凭借歌词和音乐,就已经是最好的乐队了。将语言作为武器,连本人的面貌也不露出来。所以说,将解释强加于影像只是画蛇添足而已。YKBX先生做包含封面在内的统合艺术方向,它本身就是amazarashi的世界观,我想,作为品牌化是有必要的。「那么,和我相关的意义是什么呢?」我这样想的时候,它的答案就是,不改变amazarashi的核心,「不迎合大众,使之成长」。我在自己心中设定了向着他们想前进的方向扩展粉丝的周边的「课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V能完成怎样的作用呢?这件事您也在思考着吧。
本山: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音乐的入口大多是MV,YouTube呢。因此,我首先在各个曲子所具有的可能性中寻找新人会注目的要点。
比如在“季节接连不断地死去”中,使用了不断吃着用生肉做成的歌词的女性这种喰种印象,是因为哪怕只有一人也想让更多的『东京喰种』粉丝看到 ( “季节接连不断地死去”是动画『东京喰种』的片尾曲)。在“与命相符”中,使用破坏掉的人偶作为『NieR:Automata』的主题,也是因为我们不仅将MV当成「映像表现」,而是将它作为「宣传」好好发挥功能,这就是我们目标的结果 ( “与命相符”是与游戏『NieR:Automata』的合作乐曲 )。



我感受到了秋田ひろむ先生赋予武道馆的想法和觉悟。


—武道馆公演『朗读演奏实验空间“新言语秩序”』,并不仅仅是演唱会当天的影像演出,而是实行了运用智能手机APP,CD,快闪商店的大规模的交叉媒体。在这样的LIVE制作中,您是以怎样的意识来面对的呢?
本山:关于武道馆公演,首先,作为以秋田先生为首的「amazarashi团队」,我们有着「想要做传说中的LIVE」这样的强烈想法。所谓「传说中的LIVE」,无论在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都需要大幅脱离期待值。因为我们做的是些无法预测的事,所以才会被谈论,被流传下去。比如说,Travis Scott在演唱会上演奏了15次同一首曲子而成为了话题,但如果不像这样超越粉丝的预想,就不能成为「传说中的LIVE」。


—是说将它打造成「传说中的LIVE」,就是这次的「课题」吗。
本山:在2018年3月的亚洲巡演前,我和秋田先生一起吃了饭,当时说了「做什么先姑且不论,还是来创造传说吧!」,团队齐心协力发了誓。在当时的闲谈中,秋田先生说,「因为amazarashi最大的武器就是语言,我们说不定能以语言为主题展开」。

过了些天被秋田先生所提出的,「概念的朗读剧和与此相承的演唱歌单」「LIVE的最后便以名为“独白”的诗来收场」「“独白”不收录在单曲专辑里,也不在事前公开」「没有一句MC」,就是这样。

「厳しい!」と眉間にしわを寄せる本山敬一

—相当有挑战性的构想啊……。
本山:是啊。虽说我也是,但是包括唱片公司和事务所在内,都吓了一大跳。在武道馆这个集大成的场所,也有绝对不能失败的压力,要在此之上这样做!?考虑到粉丝喜欢的直截了当的歌曲,在精选盘的选曲中,在空隙中朗读了模仿秋田先生自传一般的挫折与再生的故事,最后是秋田先生下定决心要再度做乐队的场面,他读出「乐队名为amazarashi」,紧接着直接就是“星光”……那样的话包括我在内,粉丝们绝对会大哭的。但是,在秋田先生看来,不是这样的,他说。
秋田先生赋予武道馆的想法应该相当不少吧。可是,不,正因如此这份演唱歌单,我才感觉到了秋田先生的觉悟。那么我应该做的就是,和秋田先生一起,让最后的“独白”成为终极的精神宣泄,解决课题,以传说中的LIVE为目标。仅此而已。

amazarashi「朗読演奏実験空間“新言語秩序”」

amazarashi「朗読演奏実験空間“新言語秩序”」


为了让粉丝们感受到「夺回语言」这一讯息的逼迫感,我想让粉丝们「亲身体验」。


—为了创造最后的精神宣泄,以及创造传说中的LIVE,直到迎来当天为止的大规模企划被细致地设计了出来呢。
本山:我们的目的就是,让大家将秋田先生“独白”的关键讯息之「夺回语言」,深深地铭记于心。当然,只要有秋田先生的那首歌声,即使是谁都不知道的新曲,人们也会感动的。但我们的课题是将“独白”所产生的感动最大化。
为此,我想首先有必要让秋田先生所感受到的问题意识,变成自己的事情。否则就无法感受到「夺回语言」这一讯息的逼迫性。因此,我想在秋田先生写下的故事中加入粉丝,使其感受到“真实感”。



 
 

贴上CD“行尸走肉”的初回盘特典胶带,作为“抵抗者一员”参加演唱会的歌迷
贴上CD“行尸走肉”的初回盘特典胶带,作为“抵抗者一员”参加演唱会的歌迷[/caption]

—要说小说和LIVE联动的演出,2016年的幕张公演『360°虚无病』(报告报道:不仅仅依靠最新技术,amazarashi创造的实况录音空间)也是这样的呢)。
本山:这次的目标是更一步进化。秋田先生为此次LIVE而写下的小说「新言语秩序」,不只是单纯的虚构小说,而是从现实的问题意识中诞生的故事。指的是在以SNS为首的所有地方,过度的言语狩猎所横行的反乌托邦,检阅语言的一方的「新言语秩序」和反体制方的「语言僵尸」斗争。
将这个故事的世界现实化,作为对「新言语秩序」的抵抗运动,我们便将此定位为武道馆的LIVE。LIVE参加者,换言之即为故事中抵抗的一员。他们不作为单纯的观众参加,而是参加了这场抵抗运动之后,若是接受了秋田所说的「夺回语言」,我觉得会更加深入人心。这就是本次的核心想法。

贴上CD“行尸走肉”的初回盘特典胶带,作为“抵抗者一员”参加演唱会的歌迷

 

—一连串的项目全部都是按照文章逻辑关系被制作出来的吧?
本山:是的。我一边和秋田先生商量着,一边一个个地做出了形状。例如,因为秋田先生说了「故事中新言语秩序方面主人公的『再教育』,是『1984』的电影版 ( 乔治·奥威尔的小说,电影为迈克尔·拉德福德导演 ) 最后的洗脑」,所以“行尸走肉”的检阅解除版MV,塑造了「再教育」的形象。



 
 

本山:另外,反体制一方amazarashi的音乐也根据「新言语秩序」中被检阅的设定为基础,以收录在CD中的“独白”为首,无论是在APP上事先公开的小说、“行尸走肉”MV、快闪商店的举办地点,甚至LIVE当天的歌词投影的一切一切,因为噪音而听不到曲子什么的,语言被涂黑什么的,都变为了被「检阅」的状态。将它们的检阅解除,把所有的措施从点连接成线的便是手机的APP。



 

途中段階の企画書を、今回特別に見せてくれた。ロゴはYMBXが最終監修する前の初期バージョン


花费了一番功夫,行动变得主动而不是被动,让粉丝产生了体感。感到「我们是语言僵尸的成员」。


—在本次的企划中,智能手机不仅仅是作为信息传递和交流的工具,而是把它当作为了让观众们得到「体感」的工具,考虑将其最大利用。您能讲讲这个吗。
本山:智能手机在秋田先生所写的故事内容中也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主题。首先,关于APP,我们把它定位为「语言僵尸」为了解除检阅的黑客工具。通过设定「解除检阅=参加抵抗运动」,我们将此制成了超越虚构和现实的境界的体验装置。
秋田先生新写的小说不是作为CD特典,而是放在APP中,是为了让没有购入CD的人也能阅读。以LIVE照片和YKBX先生的插图为鼓励,尽量让参加LIVE的全体人员事前阅读,我们用尽了办法。


—事前公开的小说结尾和在LIVE当天秋田先生口中讲述的结尾是完全不同的。那里是有什么意图呢?
本山:明明觉得自己「知道」结尾,但却摸索着走到了「未知」的东西上,一定很惊讶吧。为此,我们请秋田先生写了2个结局。
第一次听秋田先生讲述小说一部分的时候,他是这样解释的。「一直被压迫,被剥夺自由语言的女孩,一边被记者,拥护者和看热闹的闪光灯包围,一边呐喊着禁止传播的话。这便是最后一幕」他说。到那时,故事的全貌只有在秋田先生的脑中,可我从初期开始就有了想制造与那个景象相近的状况的想法。


—吟诵着最后一首“独白”的秋田先生,好像被闪光灯包围了呢。
本山:是的。像PinkFloyd和U2的LIVE一样,摇滚的LIVE有时也追求以主题为中心的大型豪华场面。我想着如果像这次的武道馆一样使用360°的舞台,就可以将观众智能手机的闪光灯作为巨大的照明装置来灵活使用。通过在APP上输入座位号码,我们控制着模式,把所有观众作为演出的一部分。

amazarashi「朗読演奏実験空間“新言語秩序”」

—实际上,那天在武道馆,自己的手机和LIVE一边联动一边闪闪发光的样子很是刺激呢,在最后的“独白”中,「夺回语言」这样的话语流淌进自己的手机画面的瞬间,感觉秋田的思念涌入了自己的手机中,这让我感到了很大的冲击。
本山:那里是“独白”的歌词<将它抓在我们手中   夺回语言>我试着直截了当地再现了它。
在会场中突然收到一个FreFlow ( 索尼工程公司开发的无线控制型笔型手电筒 ),和被询问要用自己的手机「参加抵抗运动吗?」按下「是 / 不是」后开始发光,这两种沉浸感是完全不一样的。经过一番功夫,行动变得主动而不是被动,让amazarashi的粉丝产生了一体感。会感到「我们是语言僵尸的成员」。

智能手机上应用程序画面

本山:然后,在演唱会结束后,作为参加抵抗运动的奖励,官方LIVE照片和解除检阅后的“独白”当日公开。LIVE的感动不仅仅停留在「只是参加的人所享有」「只是当天的东西」,而是被扩散了的。顺便说一下,对于没能参加LIVE的人,因为「在APP内进行了解除检阅行为=参加了抵抗运动」,所以我们决定公开同样的内容。

amazarashi『amazarashi LIVE 朗読演奏実験空間 新言語秩序』通常盤


我认为amazarashi正在向当今的社会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在『新言语秩序』中,以近来的社交网络等潮流为基础,描写了对「语言」极端限制的反乌托邦社会。关于这个主题,本山先生感觉如何?
本山:我也有着同样的问题意识。在互联网上的兴趣开始变得闭塞无味,大家都不再想特地去理解自己不偏爱的表现了,于是就喜欢或不喜欢地速断速决了。Minimal Techno和现代音乐都是,最初听着不是音乐,不过忍耐一下「稍微享受这个意义不明的感觉!」这么想着继续听下去便从某一瞬间开始就能理解快乐的东西。脑回路有啪嗒的转换瞬间。
现在所有的表现都流向了「理解容易度」或「单纯的快乐」。我因为广告是职业,所以平时还是在贯彻追求「理解容易度」和「快乐」,大概是反作用吧,我对秋田先生这种决不随波逐流的艺术家抱有尊敬和憧憬。

实际上,秋田先生说过「让音乐家随心所欲地表达啊」。正因如此,正因在武道馆,我们才敢编组这样的LIVE吧。那正是实验空间。包括我在内,对于期待着精选专辑般的LIVE的粉丝来说,或许是想传达「所谓表现,其实什么都有」这样的想法吧。

—描写人类本质上所背负的痛苦和痛苦这一点,我想至今为止也是amazarashi擅长的部分,不过在「新言语秩序」中,使扎根在我们现在生活的社会中的问题意识和危机感联系起来,让我感受到了amazarashi概念制作的可怕之处,同时,这种描写人类的「阴」与「暗」的表达方式,因此我也重新确实感受到了人们所拥有的强度。
本山:以前,和秋田先生一起喝酒的时候,我问过他「你想以怎样的乐队为目标啊?」。那个时候,秋田先生说了「想以中岛美雪为目标」呢。我非常理解那个。amazarashi表现了现实可恶的一面。虽然也可以说是「黑暗」,但那是「发人深思」的表现。实际上,YouTube上amazarashi的MV评论栏,正在变成一个相当独特的空间。


—那里被写上了各首曲子的解释呢。而且,各自有相当的思想和浓度。
本山:可能是因为秋田先生的音乐经常发出「提问」的缘故吧。没有「提问」就没有办法产生新的概念呢。有人发出「这样就好吗?」的疑问,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而战斗,正因如此社会才得以进化。无论哪个时代也好,「提问」的契机大多都来自艺术家。我认为amazarashi,正在向当今社会发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提问」。


—我也有感觉到amazarashi的音乐中所蕴藏着的「提问」之力的强大。特别是近年来,在SNS上「互相理解着」的状态,以被简化的形式,虽说变得容易产生,但amazarashi却常常怀疑这种表面的平静,我想amazarashi就是一个未曾停止「提问」的乐队。
本山:秋田先生本人比谁都相信自己所说。「写出这样的歌词的话会卖的很好」等等,比起这些,他比任何人都相信着自己的语言。
我觉得那是很重要的事。主张是对的/并不是错的,有「我真正在思考的事情,就是这个!」这样的觉悟,人才会感受到真实,会侧耳倾听。我想,将正因自己相信自己才产生的「诚实的强度」达到极限之巅的人就是秋田ひろむ。
「相信自己」这件事的真诚,和「将音乐持续一生」的觉悟。我认为这就是amazarashi最大的魅力,我也好SIX也好,都会竭尽全力去回应它。


原文链接:CINRA

作者:天野史彬

翻译人员:水机智(微博)